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爱而生的女人

原创素材小作坊

 
 
 

日志

 
 

好歌分享:stratovarius - forever   

2007-04-23 01:40:49|  分类: 音乐酒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歌词:

I stand alone in the darkness
The winter of my life came so fast
Memories go back to childhood 
to days I still recall 
Oh how happy I was then ? 
There was no sorrow there was no pain
Walking through the green fields
Sunshine in my eyes 
I’m still there everywhere 
I’m the dust in the wind
I’m the star in the northern sky
I never stayed anywhere
I’m the wind in the trees 
Would you wait for me forever?

歌词:

I stand alone in the darkness
The winter of my life came so fast
Memories go back to childhood 
to days I still recall 
Oh how happy I was then ? 
There was no sorrow there was no pain
Walking through the green fields
Sunshine in my eyes 
I’m still there everywhere 
I’m the dust in the wind
I’m the star in the northern sky
I never stayed anywhere
I’m the wind in the trees 
Would you wait for me forever?

风  格:Heavy Metal(重金属) Power Metal(能量金属) Scandinavian Metal(斯堪的纳维亚金属) 

介  绍:

Stratovarius成立于1984年,由三个来自芬兰、赫尔辛基的三个年轻人组成,他们分别是鼓手兼主唱Tuomo Lassila,贝斯手John Vihervaauml以及吉他手Staffan Straaringahlman。在他们正式取名为Stratovarius之前这三人以Black Water的名字对外演出。

Stratovarius早期的音乐与如今差别甚大,在那个时候乐队深受Black Sabbath和Ozzy Osbourne的影响,而吉他手Staffan为乐队引进了古典音乐元素。随后贝斯手John在84年年底离开乐队为Jyrki Lentonen所取代,Jyrki先前与Timo Tolkki一起在一个名为Road Block的乐队表演。

1985年Staffan不想在Stratovarius呆下去了,因此他在Stratovarius计划在丹麦Aalborg参加演出的前一个星期离开了乐队。于是Tuomo Lassila打电话给Timo Tolkki问他是否愿意加入乐队。Timo同意了,并从卡带里学习乐队的所有歌曲,经过几场排练后Stratovarius便前去了丹麦。在那个时候Tuomo依然兼做鼓手和主唱,而很快乐队发现由于Tuomo音域的局限乐队一定要找一个新主唱。然而优秀的歌手总是很稀少,因此Timo Tolkki接替了主唱一职。经过这个转变Stratovarius的音乐开始向如今的风格发展——旋律化而带有强烈的古典音乐元素。经过Stratovarius在赫尔辛基的紧张排练和演出,乐队最终以此阵容于1987年完成第一张小样,其中包括“Future Shock”,“Fright Night”和“Night Screamer”。

这张小样被送去了芬兰的许多唱片公司,最后在赫尔辛基的Tavastia俱乐部演出时给CBS芬兰公司相中。与此同时Stratovarius找来了新的键盘手Antti Ikonen。乐队的第一张单曲碟“Future Shock/Witch Hunt”录制完成于1988年,随后又是另一张单曲碟“Black Night/Night Screamer”,发行于1989年,Stratovarius最终以1989年5月发行的首张专辑“Fright Night”登上金属音乐圈的舞台。

在1989年的夏季和秋季Stratovarius又经历了一段紧张的演出生活,还在Haauml的室外大型演出Giants Of Rock上与Anthrax及其他金属乐队同台献艺。随后贝斯手Jyrki Lentonen却离开了乐队,然后Stratovarius却依然在创作新歌并在90年年初完成了新的小样,可CBS公司却失去了发行Stratovarius新唱片的兴趣。虽然如此乐队却没有放弃,他们继续排练,创作完新歌乐队最终得以录制新唱片“Fright Night”,由于这次乐队没有发片合同,只能依靠自己的经济实力。尽管专辑上有Stratovarius新贝斯手Jari Behm的照片,但事实上这次还是由Timo完成了专辑中所有的贝斯演奏。很快Jari便被Stratovarius扫地出门,因为他的演奏风格一点也不适合乐队。

Stratovarius的第二专辑名为“Stratovarius II”,在芬兰发行于1992年年初。而当时乐队在海外的市场形势也日渐明了,乐队把自己的卡带送向了全世界,Shark唱片公司在听了Stratovarius的“Hands of Time”后与乐队签了合同。最后这张“Stratovarius II”的封面经过重新制作,以“Twilight Time”的新标题于1992年10月发行于全欧洲。不久之后引进版开始发行于日本市场,并在日本的引进专辑排行上的前10名位置逗留了5个月之久,最后成为日本1993年销量最好的引进专辑。Stratovarius还得到了日本的JVC Victor娱乐公司的一份大合同,并在1993年7月重新发行了“Twilight Time”。当月Timo Tolkki还第一次飞去日本做宣传,并亲眼目睹了Stratovarius在日本的那些热情的歌迷,乐队的人气在在日本也迅速飚升。在寻找新的发片公司时乐队利用空闲时间继续创作新歌,并用了93年一整年录制这些新歌。同时在唱片完成了70%的时候,新的贝斯手Jari Kainulainen加入了乐队,而此时Tuomo Lassila也由于意外双手都受了重伤,8个星期无法敲鼓,新唱片录制时只得找来Kingston Wall的鼓手Sami Kuoppamaaumlaki一同完成,Sami在其中一共录制了4首单曲。

随后Stratovarius的第三张专辑“Dreamspace”在1994年的2月和3月于全球范围内发行,这张专辑发行后广受赞誉,再一次提升了乐队的名望。“Dreamspace”包括了Stratovarius的几首最为经典的歌曲,比如“Dreamspace”,“4th Reich”和“Chasing Shadows”。在9月份乐队前往日本举行Stratovarius在日本的首次巡演,并在东京、大阪和名古屋第一和日本乐迷们面对面。在芬兰的赫尔辛基,Stratovarius就在以前著名、现已关闭了的Shadow俱乐部里举行了一场演出——随后便去了日本,这也是Jari Kainulainen第一随队参加现场表演。

1994年春天到夏天的时间里Stratovarius一直在创作新歌,带着日本演出上依然未消退的激情,乐队再次进入录音棚录制新唱片。Timo Tolkki还终于实现了自己长久的梦想——他录制了一张solo专辑“Classical Variations and Themes”。其中包括“Fire Dance Suite”,这首歌原先创作于1986年,还有“Lord Of The Rings”以及许多其他影响广泛的经典歌曲。这张专辑发行于1994年10月,而Stratovarius还用了整整一个夏天录制了自己的第四张专辑。

历史发展到此阶段时,Timo Tolkki决定结束自己的主唱生涯,为了Stratovarius日后的继续发展乐队必须寻找一位新的主唱。就在乐队把广告登上当地的音乐报纸上时,Stratovarius突然想起了Timo Kotipelto,这个人一年半前就前来和乐队接触。因此而后Timo Kotipelto接到了Timo Tolkki的一个电话要他前去试音。乐队为试音准备好歌曲,而Timo Kotipelto一张嘴,每个人都知道他就乐队的不二人选了。

乐队的第四张专辑“Fourth Dimension”完全由Timo Kotipelto担任主唱,这张专辑的标题也相当说明问题,专辑里的音乐与以前已有相当大的改进,但依然保留着Stratovarius纯正的金属渊源。“Fourth Dimension”于1995年3月发行,销量还超过了“Dreamspace”。

随后Stratovarius在德国、瑞士、荷兰、芬兰、希腊以及日本隆重开展了一系列巡回演出,当这些演出结束后,Stratovarius通知老队员Tuomo Lassila和Antti Ikonen离开乐队,乐队这次人事变动是有自己许多理由的,最主要的因素还是音乐意见分歧和人际关系,这两个人就是不能接受Timo Tolkki的想法。

而经过了“Fourth Dimension”的巨大成功后,Timo Tolkki和Timo Kotipelto希望进一步发展Stratovarius的音乐,而此时新的鼓手Jooumlorg Michael和新键盘手Jens Johansson也同时加入了乐队。

乐队第五张专辑的录制混合工作于赫尔辛基的Finnvox录音棚展开,这张专辑再一次推动了Stratovarius的音乐发展,加入了Johansson和Michael耳目一新的音乐演奏和工作态度,使得Stratovarius的音乐向戏曲化、旋律化以及交响化的金属音乐发展,这也是乐队首次尝试使用40人的唱诗班以及20人规模的管弦乐队参加音乐的制作,这张专辑也包括了Stratovarius的许多经典歌曲,比如“Father Time”,“Eternity”以及“Will the Sun Rise?”。

Stratovarius接下来一张专辑“Visions”发行于1997年4月,一经发行便立刻登上芬兰专辑排行第五的位置,并在前40的位置上逗留了24周之久。“Visions”的宣传巡演同样隆重异常,足迹不仅遍步芬兰,还包括日本、欧洲以及南美的许多国家。“Visions”在芬兰销量超过了20000张,为此乐队还特地于1998年6月10日在赫尔辛基的Tavastia俱乐部开了一个小型晚会庆祝这个胜利。

在乐队举行“Visions”的宣传演出的同时,他们录制了乐队第一张现场专辑——2CD的“Visions of Europe”,并随后发行于1998年3月底。其中的歌曲长度超过了100分钟,而这张专辑在商业上以及评论界都取得了优异的成绩。

1998年4月Stratovarius开始为他们的下一张专辑写歌排练,这是他们的第七张专辑了——“Destiny”,这张专辑与1998年春季和夏季间,在芬兰的Finnvox录音棚录制完成,并于1998年10月5日正式发行。专辑的第一首单曲被做成一张EP名为“SOS”,发行于8月17日,发行后以极快的速度窜上芬兰在EP榜排名第三的位置。更奇怪的是“Destiny”在芬兰的专辑榜已经在星期四爬到了第一的宝座,这还领先于官方发行的速度。

接下来的1999年Stratovarius再次以这张“Destiny”突破20000张的黄金销量,不过这只是个信号,好事情还没真正到来。同年Stratovarius在芬兰金属乐杂志“SFP”中的读者调查中被评为芬兰年度最佳组合,而他们的“SOS”也被评为国内最佳MV,两位Timos被选为“Wondeful Person”——总之,Stratovarius在那年收到了无数的荣誉。

99年年底Stratovarius开始着手制作新唱片了,这张唱片由Nuclear Blast发行于2000年2月28日。而Stratovarius的故事将就这样一直延续下去——永无止境……

组建时间: 1984年

国  籍:芬兰

专  辑:

Intermission、14 Diamonds: Best of Stratovarius、Infinite、The Chosen Ones、The Best of Stratovarius 、Destiny、Live Visions of Europe、Visions等。

《Forever》——《永远》 
I stand alone in the darkness ..............  独自伫立在凄冷的夜
The winter of my life came so fast .........  生命的寒冬铺天盖地的来
Memories go back to childhood ..............  童年的回忆充满馨香
to days I still recall .....................  至今让我难忘怀
Oh how happy I was then ? ..................  噢!那时我是多么欢快! 


There was no sorrow there was no pain.......  没有痛苦 没有哀愁
Walking through the green fields ...........  漫步在葱绿无垠的田头
Sunshine in my eyes ........................  阳光如金跃入眼眸 


I’m still there everywhere ...............   无论身在何方 我心永在记忆的深秋
I’m the dust in the wind ................... 我是风中一粒尘
I’m the star in the northern sky ........... 我是北天一颗星
I never stayed anywhere ............. ....... 天涯海角无处停留
I’m the wind in the trees .................. 我只是穿越树叶一缕风
Would you wait for me forever? ...... ....... 你是否会在孤寂的街口等我?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