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为爱而生的女人

原创素材小作坊

 
 
 

日志

 
 

让我们一起迷失--关于chet baker的一点印象  

2007-05-15 03:43:39|  分类: 音乐酒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Chet Baker的音乐要把灯光调低,要有一瓶威士忌陪伴身边,要戴上耳筒;唱片在沙沙走动,你会听见他说,Let"s Get Lost。让我们一起迷失,迷失在幽幽的小喇叭声中,迷失在一个心碎浪漫主义者的浅吟低叹之中。
  Chet Baker,一个俊朗迷人的美男子,一个爵士乐历史上的早熟天才。在Bruce Weber为他拍摄的传记电影《让我们一起迷失》中,我们可以看到他的一生。他最早从军队中学到音乐常识,退伍后在Be-bop鼻祖Charlie Parker的乐团中作过短暂的停留,23岁时,和低音色士风手Mulligan一起录下Cool Jazz著名的演奏《我可笑的情人》(My Funny Valentine),凭此曲一炮而红。这首老曲子在Chet Baker发挥之下重新焕发了生命,它简单而含蓄,几乎是不动声色地,但却深深渗入你的听觉之中。成名后的Chet Baker组成四人爵士乐团走遍美国各地;六十年代后,又只身前往欧洲,把Cool Jazz的精髓加入更多的欧洲和声,令爵士乐在欧洲获得更大的推广。Chet Baker就象是一颗燃烧著的流星,散发著令人不可思议的能量,带著一种致命的速度向神秘不可知的地方冲去。1988年5月13日,有人在阿姆斯特丹发现他堕楼身亡,一代爵士大师就这样撒手尘寰。
  电影《让我们一起迷失》在Chet Baker死前三个星期拍完,Chet Baker曾说拍摄过程给他带来了一段难忘的欢乐时光,但他还未来得及看到这部电影就悄然而别了。1990年,这部电影获得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纪录短片提名。
  Chet Baker是一个自我主义者。他沉湎在自己的生命与音乐之中,对周遭世界置若罔闻。他的演奏和歌唱都是以自我为中心,就象是一个内敛式的磁场,听者只能被他的音乐吸进去,而他从不迁就听者。他的小喇叭就象一个街头失意的醉汉,在感觉的世界中到处游走,不时迸发出一些即兴的火花,幽暗低回,带著一种令人落泪的宿命感。就象那个失落的年代一样,Chet Baker的音乐迷失在岁月的隧道里,但至今我们仍听得见他醉人的回声。

作为爵士音乐界数一数二的风流才子,查特贝克从舞台到私下的作派,都是这首《当我坠入情网》最合适的人选。和耐金高一样,查特贝克也属于多面手,他不仅拥有一幅颓废细腻的“浪子”之声,小号演奏也极有神采,日本著名作家村上春树就曾在文中称他的演奏有一种令人胸颤的痛楚。这种淡然的感伤气质,萦绕在他诠释的每一部作品里,包括这首原本情深款款的《当我坠入情网》。除了以忧郁著称的爵士名伶比莉哈丽黛,鲜少有人能象查特这样将苦涩的滋味把玩得如此富有余韵。

第一次看到chet baker,正是他帅的时候,深蓝色的背景,衬出chet半凉低颔的侧脸,黑色的面影长得像望不到头的薄雾。还有更深的眼窝,以为会有故事。很难说这样的脸会叫人过目不忘,偏偏50年代,巨人林立,还真没几个可以像chet那样卓而不群,小号也好、歌声也罢。
第二次看到chet 照片的年代写着80。一个老头:乱发,拉茬胡,如死人般空洞的双眼,惊慌失措;曝光有点过,可还是从惨白里漏出不少皱纹。是的,他就是chet,是风刀霜剑,更是毒品的自残。三十年,失去的是那嗓的轻柔,换回来半锈的叹息。
第一次让我爱上,第二次才是让我真正迷上。就像《情人》的开头那样:“我更喜爱你现在倍受璀璨的容貌。”难想象一个人会有如此巨变,巨变到就连匆匆撇过的那声唏嘘也变得掷地有声。没有听过chet的50年代,就无法理解青春如薄纱掠过发捎的迷离,那种呼吸间不经意的张扬,融会于无性别的低唱,尽是陡峭的高傲。重温春上村树与和田诚的爵士群像,看关于chet的画与文字,讲到痛楚,讲到青春,讲到他那个随时都会倒下的号声,讲到他活过了那个时代,讲到那是一场悲剧......恐怕这就是历经80年代那个风烛残年的痛心疾首吧。如果chet没有在80年代复出,根本没人会估量这位天才曾付出了多少代价,也不会有人明白当时风光的来之不易。再到后来,坠楼荷兰,客死他乡。反而是无关痛痒,意料之中。若要流泪,也怕早就落完。
罂粟的妖娆,注定要带来迷失。火红在风中颤抖,又有谁在乎背后的罪恶。常想,chet当初不是太锋芒,也许他就能老成一代宗师。我们往往忽略音乐对表演者本身的伤害,比起剧烈的rock,慢慢迷醉的jazz更触目惊心。Billie Holiday、 Lester Young、 Charlie Parker......那是我们无法理解的孤独,他们吞噬时代的硕果,我们又何尝不在享受他们的生命?造化啊!恰恰是最热闹的欢场——jazz,才会有最落寞的结局——黑暗和无声无息。

如果说我注定要在老男人的歌声中沉沦,那么为什么不能在chet的世界里迷失



一位22岁的白人小伙子,站在洛杉矶演出的台上吹着他的小号,之后,他像一场地震,波及整个美国。在爵士乐史上留下了永久的震荡。那是50年代,爵士乐坛中拥现了大量的大师级人物:Miles Davis、Dizzy、Nat King Cole、Clifford Brow等。然而他的出现,让大师们必须腾出位置让这位年轻的白人与他们平起平坐,挤在他们中间。在1954年《Down Beat》、《Metronome》杂志的读者投票中,他的音乐打败了那个时期的大师们。当音乐表现在排行榜或者表现在投票上时,这种最为灵性的艺术却显得与股票行情一样理智得无情。天才跨越了种族与年龄,他红得很快。


他是个瘾君子,毒品迅速地改变了他的容貌,后期的他让人看上去是那么苍老而削瘦。1988年,他的音乐停止了,他饰演了一场坠楼事件的主角,但是,他的作品没有像他往下坠,相反是在世界各地反复传唱以至不断升华。每年情人节,名曲《My funny valentine》都是全球播放最多的乐曲,这支曲子的演奏者,就是他,Chet Baker。软棉棉而粘稠的小号声与他那有气无力的嗓音,肉麻得让人无法站起来,肉麻是一种征服,只要你有感情。

他一生只出了一套专辑《Romance》(《My Funny Valentine》、《Song for lovers》、《Embraceable you》三张CD),都是50年代的录音。至到现在,在酒吧里还能不断听到这三张CD里的歌,这也许是因为情歌永远不会退出流行吧。

上帝赋予他惊人的音乐天赋,俊美如名模,曾经是1950年代迷倒千万乐迷的帅哥,却任由他纵情酒色,吸毒,度过余生。如果说这不是上帝送给人世间的玩笑,那又是什么? 

 “魔鬼死亡,留下天使!”这是孙秀惠对Chet Baker的概括,我觉得特别经典!让魔鬼死亡吧,留在我们心中的永远是 Chet Baker天使般的面孔,天使般的音乐!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